">

深度参与玻璃贸易的风险管理者

2017-02-24

不可否认,我国的实体企业中,目前参与期货市场交易、进行风险管理的数量和规模仍比较低。或因资金、技术和人才欠缺,或为错误观念所困扰,实体企业经营困难,除了制造技术上的水平有限之外,商业上的技能也有所欠缺。期货企业设立子企业来为企业提供量身定做的风险管理服务,正好解决它们的问题。


在玻璃期货领域,期货企业所属的风险管理子企业正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永安期货股份有限企业所属的浙江永安资本管理有限企业即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一例。也因此,在2016年郑商所玻璃期货“点基地”评选中,永安资本异军突起,与其他玻璃生产企业相比,它的身份显得“另类”。


依托永安期货平台, 永安资本自玻璃期货上市以来积极参与现货、期货交易,参与玻璃期货交割87000余吨,在FG1312、FG1401、FG1405、FG1412、FG1501、FG1505、FG1506、FG1508、FG1509、FG1601和FG1609等诸多合约上都参与了实物交割。通过现货贸易或厂库仓单交易,永安资本与河北、湖北、山东的玻璃交割厂库、现货贸易商、投资机构等单位建立了业务合作联系,越来越熟悉玻璃期现货的产业特点、经营现状与参与群体,并更加深刻理解到期现市场的业务规则与风险因素。


套利、套保双管齐下


“玻璃这一品种趋势性行情大,中间贸易不活跃,同时,由于行业集中度低,大量中小经销商充斥市场,‘羊群效应’比较明显。市场缺货时,贸易商大量囤货;而市场货多的时候,经销商又大量‘杀价’出货,这样往往会造成玻璃价格的暴涨暴跌。”永安资本能源化工部期现经理陆诚认为,在玻璃传统的产业组织结构中,经销商、上游生产企业、下游深加工企业都面临着诸多问题。


首先是经销商采购渠道单一,受工厂销售策略影响比较大,各种预付或者赊销,给经销商增加了很大的不确定性。


其次,玻璃生产具有产能刚性不可调节的特点,即生产线一旦点火投产,在设计窑期内(6~8年),生产线必须连续不间断地生产。因生产线能耗相对恒定,减产会造成成本大幅上升;若直接停产,则窑炉部位需重新建造才能使用,因此再启动需投入几千万元不等的资金,因此,生产企业极少选择以降低产能的方式应对不利行情。刚性产能导致的显著特征之一,就是产品的销售进度及最终结果成为玻璃生产企业能否顺利实现经营目标的决定因素,因此上游企业的经营风险更多集中在销售环节上。作为以玻璃原片生产为主业的企业,在现货经营中主要面临价格风险、库存风险、成本风险。


同时,因为原片玻璃的价格波动大,下游的深加工企业往往会出现无法规避原料价格上涨带来的生产成本增加的问题,采购一旦发生错误,就会造成企业的利润损失甚至亏损。


“永安资本深刻地体会到上下游企业参与玻璃期货当中的上述问题,大家将自己定义为一个玻璃现货的风险管理服务商,深耕玻璃行业,始终对玻璃行业的参与者敞开大门,并积极与玻璃原片企业、下游经销商、深加工工厂深入合作,努力使玻璃期货融入到玻璃行业当中去,也让玻璃产业的企业积极参与期货市场。”陆诚表示,企业这几年来始终坚持从期现基差出发,寻找期现错估机会,将基差交易和“对冲”的理念灌输到现货市场,在大量参与现货贸易的同时,实现客户和自身的双赢和多赢,客观上起到了平抑市场非理性波动和提高市场效率的作用。


据《中国建材报》记者了解,期货交易的主要方式有投机交易、套利以及套保等,永安资本主要从事套利以及套保业务。


陆诚先容,永安资本积极运用玻璃期货进行盘面套期保值,实际操作中比较广泛的是从贸易商和厂库手中采购仓单,进行盘面的卖出套期保值为主。永安资本会持续跟踪厂库的实际现货价格,然后根据升贴水计算成盘面价格之后与期货价格进行比较。当期货价格高于现货价格,并且能够覆盖持有成本(仓储费加资金利息)时,进行卖出套保操作,也就是买入仓单,盘面卖出。


另外,永安资本也会进行一些套利的操作,即在期货价格不足以完全覆盖持有成本的情况下,根据企业对于宏观以及玻璃商品基本面的分析,在能准确预测后期走势以及基差走势的前提下,进行一些采购仓单,或者采购现货卖出盘面的操作。


协助上下游企业实现风险控制


“大家不是生产玻璃的工厂,也不是下游的原片玻璃深加工企业,但是大家把自己作为玻璃行业的现货参与者,”陆诚说,“在实际的大量现货的操作当中,大家确实碰到了很多问题。首先就是玻璃的仓储问题,因为玻璃产品特性的原因,玻璃工厂不太愿意让贸易商在工厂存货,同时玻璃行业的优质第三方仓储资源比较少,这就给大家深入参与现货贸易带来了很大的困难,不能存货。还有一点在于现货端预付赊销的道德违约风险,最后一个就是行情涨跌风险。”


因此,永安资本基于实际情况,制定了基于规避现货经营风险为目的的风险管理思路:以行业基本面分析为前提,结合宏观分析,及时抓住期货市场提供的机会开展套期保值操作,充分挖掘市场的机会。


第一,准确真实了解市场真实情况,及时采集市场真实信息,做好行业基本面研究分析以及行情的判断,结合现货、期货和期权来构建对冲组合,规避行情涨跌的风险。


第二,当套利窗口打开的时候积极参与仓单交割,积极洽谈上游工厂的采购长约以及下游深加工工厂的销售长约,增加现货周转频率,尽量规避大规模的现货库存。


第三,结合企业法务以及社会公开信息,选取优质客户合作,降低违约风险。


除了自身的风控,永安资本还积极配合协助上游工厂和下游深加工企业实现风险控制。


“前几年玻璃原片价格下跌很快,原片玻璃库存高企,生产企业又不善于进行盘面套保,大家考虑到生产企业的实际情况,积极跟生产企业洽谈仓单采购,降低客户库存、资金压力,并帮助生产企业进行盘面套保,规避价格涨跌风险。当现货企稳的时候,大家又将货物回购给工厂,相当于给工厂起到了一个‘蓄水池’的作用,存储了工厂库存的同时,也规避了因为需求不好、价格下跌带来的价格风险。后面将现货优先留给工厂回购,也配合工厂稳固了下游的现货渠道,给工厂的灵活定价实现了可能性。”陆诚先容。


而下游深加工企业也面临原料价格不稳定以及上游企业违约的困扰,甚至当极端行情出现的时候,还会担心采购不到货物。作为期现结合的贸易商,永安资本也给深加工企业提供了一些良好的解决方案,严格按照玻璃期货的盘面定价,根据盘面的波动报价,这样,下游客户的订单锁定了成本,并且也规避了当市场出现极端行情买不到货的情况。


希翼更多产业参与玻璃期货交割


玻璃期货品种上市之前,行业内的企业都是在现货平台上通过扩大规模、调整产品结构、产品换代升级等进行单一商品平台的竞争;而一旦在期货市场上市,该品种除商品属性外又被赋予了一定的金融属性。因此,该品种并不再完全按照商品市场的规律和趋势运行,将会更多地受金融产品属性或国家政治经济政策的影响,从某种意义上将给企业的现货经营带来更多的风险和变数。


“期货品种上市,一方面会带来更多的风险因素,但同时也提供了一种利用期货工具规避现货风险、稳定经营业绩的渠道。期货品种一旦上市,企业面临的不是‘做与不做’的决策,而是‘早做或晚做、该怎么做’的决策。玻璃的上市,改变了企业的管理模式。”陆诚表示。


在期货市场和现货市场之间,永安资本无疑起到了市场纠偏作用。价格低的时候就预售,价格高的时候采购,依托企业的资金和市场行情分析研究的优势,类似于一个磁铁,将偏离很大的一方吸回来,使期货价格和现货价格不会过度偏离,有利于促进市场健康发展,实现期货的价格发现功能。


而其提供的定向配送、金融支撑、不同的定价方式和仓储服务也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中小企业参与玻璃期货交易的便利性,降低了交易风险。在玻璃客户中提供各种不同策略、在不同的产销区定期不定期举办培训班,这些措施也逐步提高了客户的投资能力和水平。


通过积极参与玻璃的期货和现货,永安资本接触到了产业的方方面面。在陆诚看来,玻璃期货可以以相对少的投入,帮助企业实现规避经营风险获得额外收益的目的,再反哺实体经营度过难关,因此期货市场是稳定企业经营业绩的有效工具和借力点。此外,期货市场作为一个价格发现功能的地方,期货通过价格来调整市场的供应,最终将落后产能淘汰出市场,这方面,玻璃期货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通过对现货的大量参与,永安资本的研究人员也更加清晰整个玻璃现货端的运转体系,使得他们对于期货盘面的定价以及价格传导的逻辑体系的理解更加深刻。也因此,他们能更加快速地寻找市场扭曲的机会,并且运用自己的力量尽力去纠正它。


“随着交易所进一步明确玻璃的定价区域之后,希翼越来越多的产业能够参与到玻璃期货的交割中来。如果在有条件的情况下,能够建立合适的第三方仓库,就能增加交割的数量和活跃程度,最终能够让玻璃期货能够更好地服务产业客户,为产业客户规避风险,提供更好的保障。”陆诚最后提出上述建议。


而永安资本将继续充分利用期货这个工具,帮助上游玻璃原片企业通过采购仓单,锁定利润;通过期货套保点价的方式,帮助经销商和下游用户降低采购成本外。


“此外,大家也会通过横向的期货品种的比较,借鉴很多其他期货上市品种的成功模式,比方说合作套保、盘面点价等一些能更好发挥期货价格发现功能的方式,来为实体企业服务。”陆诚透露,企业也会积极探索国外衍生品的新模式和创新的经验,通过引入嫁接到国内市场,完善国内的衍生品体系。

(来源:中国建材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